花辞姬

曦澄啊啊啊啊

说句实话,我真的很想写甜文


三毒圣手怀孕记

一辆孕期车

注意:ooc有,​醋涣孕澄,且文笔渣,车速二十迈,没有问题的话就上车吧。

三毒圣手怀孕记[5]​

​已经将近五个月了,清谈会也如期举行。蓝忘机平时从不参加各家清谈会,但姑苏蓝氏的清谈会他都会到场,这次当然也是按时回到了云深不知处,顺便还带着一个魏无羡。

“哈哈哈哈哈江澄,你怎么成这副样子了,师妹啊师妹,大哥是有多狠啊,你竟然比我还早”​江澄此刻只想用紫电抽他一顿。

“滚!”​

蓝曦臣正招呼着各家宾客入席,却一撇撇见江澄居然和一堆女修围在一起​,乍一看有好几个还是当前各世家的主母,蓝曦臣一时倍感莫名其妙,但是容不得他多想,毕竟各世家子弟还没来齐,必须得等宾客全部入席他才有时间去管江澄。

其实,江澄​是在向这些她们提问了一些关于怀孕的事情,夫人们也很热情,争先恐后的回答着江澄的疑问。

突然有什么东西抓住了江澄,并且迅速的把他拉到了身后​。

“夫人们,请入席吧,马上就要开宴了”​

说完蓝曦臣就黑着脸拉着经常的手​向寒室走去,江澄硬是挣扎了半天也挣不开,就这样被一路牵着走。

“蓝曦臣你干什么”​

“我倒是想问问晚吟在干什么”​

“你别闹,我只不过和她们讲了几句话而已”​

江澄现在心里可是底气十足​,毕竟自己有着五月身孕,而且他清楚蓝曦臣的性格。蓝曦臣直接一道灵符挥出关上了寒室的门。

可怜的澄儿现在承认自己慌了,碍于面子他又不说自己刚才跟夫人们在聊什​么,只能吞吞吐吐说出一句“蓝…蓝曦臣,你要干什么,别,别乱来啊,我现在可是……唔”江澄话还没说完,嘴巴倒是被堵上了,还是被嘴唇堵的。

唇齿交缠,​蓝曦臣越吻越用力,江澄哪里见过这么霸道的蓝曦臣,只能不断的用手去推,可惜根本推不开,直到快窒息了,蓝曦臣才放开可怜的唇瓣。

“蓝涣,你又玩这招……”​江澄的脸涨得通红,耳垂更是红成了血滴子。

“晚吟,你休息会儿,我出去拿点吃的给你”​蓝曦臣推门正要往外走去,袖子却被拉住了​“得了吧,就你们蓝家那菜,我吃不下。待会我自己下山吃点就行了。你瞧瞧你,多大个人了,还吃醋”

“看来晚吟知道我吃醋了”​蓝曦臣挑了挑眉,一手勾起江澄的下巴,略有危险意味的看着“那我能不能找晚吟讨一点补偿呢”

江澄不回答,只是瞪着眼​,毕竟他真的有点怕,他见过蓝曦臣吃醋的样子,几天都没让他下过床。

“噗嗤”​蓝曦臣还是笑出了声“跟晚吟开个玩笑而已,想什么呢。走吧,吃饭去”蓝曦臣抽过袖子,拉起了江澄的手。江澄愣是站在原地不动了“晚吟?”

“蓝涣,你多久没碰我了”​

“应该快五个月了,晚吟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那你想不想”​

“晚吟,别闹了,你这还有着身孕呢”​

“蓝涣,我给你一个机会,就这一次,等卸货了,我也肯定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让你碰的,我就给你这一次机会”​其实江澄底气也不太足,他不确定蓝曦臣会对他做什么,但他想了想,某些人清心寡欲几十年,后来巴不得每次见面都要颠鸾倒凤一次。五个月能忍下来也不容易,毕竟每天睁眼闭眼都在身边呢。

“晚吟…别这样”​


你问我后面在哪里?评论走链接


三毒圣手怀孕记

注意极度ooc,不要嫌弃我的渣文笔嘤嘤嘤(一拳一个嘤嘤怪)

对上一话你们吐槽的白菜,我做一个解释

其实我的想法是云深不知处这种环境的土壤肯定是很好的,而且常年仙气缭绕,种出来的东西肯定也不一样,所以我就给了个“安神的效果”谁知道被你们吐槽惨了😂

三毒圣手怀孕记[4]

转眼已四月有余,已经开始显怀了,江澄很烦,清谈会迫在眉睫,难道他就要顶着这么个肚子去参加清谈会吗?何况还是在云深不知处,魏无羡也会在那里,要是被他看到了,八成会被笑话死。

啊,澄澄觉得自己现在头都要炸了。

其实我们江宗主最烦恼的一点是,蓝曦臣寸步不离的照顾了自己三个月,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几乎都是聚少离多,而过了这三个月,江澄觉得自己一分钟都离不开蓝曦臣了。然而清谈会有很多事情需要打理,蓝曦臣是肯定要回到云深不知处亲自处理的。江澄在心里暗骂自己没用多大个人了还离不开一个男人。

“晚吟,这些天我要去姑苏了”蓝曦臣温和的声音暂时压下了江澄的思绪,江澄抬起头,一双圆溜的杏眼盯着蓝曦臣。

“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太放心”

“什么不太放心,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见过哪个男人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的,清谈会要紧,你赶紧回去吧”可是江澄说完就后悔了,他不得不承认,好像真的离不开蓝曦臣了。

“晚吟……”

“好了蓝曦臣,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放心吧”二人争执了一番,蓝曦臣又嘱咐了一大堆事情后才放心离开,江澄看着御剑远去的背影,越发后悔刚才就这么放他走了。

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二人都身负重任,他们不像蓝忘机和魏无羡,没有任何身份做绊脚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更不可能每天都能在一起。刚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对外公开关系 ,那个时候一个月见面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掰得过来。后来告知天下,还能放心大胆的来往,可依旧聚少离多。孤独久了也就习惯了,可只要让孤独的人尝到甜头,他就再也不愿孤独了。

江澄暗自叹息一声便回到了卧房里,躺下决定午鼾一会儿,可被窝还没捂热,他又不得不坐了起来。

蓝曦臣去姑苏了,江家的事务就要他自己来处理了。

看着堆起来的宗卷,江澄只觉太阳穴处隐隐发疼,几个月不见,事情怎么越发多起来了?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蓝曦臣不在,自己终于可以吃点味道重的了,江澄心想着,可惜望着桌对面空空的椅子,心里又是一阵空虚,怎么吃都觉得没味道,索性就不吃了,放下筷子就绕着莲花池自己一个人走了起来。

虽说一路上都有弟子与家仆向他打招呼,可江澄还是觉得无聊到了极点。

白天就算了,晚上根本就睡不着了啊。三个月以来一直都是蓝曦臣抱着江澄睡觉,虽然江澄表面上很拒绝,但有时候他真的很想往蓝曦臣怀里钻,钻的越深越好。

当他闭着眼睛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的时候,落入了一个温暖也熟悉的怀抱。

“蓝涣?”没等蓝曦臣回答江澄就死死抱住了他“别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或许是因为特殊时期控制不住情绪,江澄竟然埋在蓝曦臣的颈窝里低低的抽泣起来。

十六岁那年,在一片杀伐中,母亲把他送上了船,他得以存活,而父母却双双离去。后来,姐姐也死在不夜天,死在自己怀里。再后来,万鬼嘶吼的扑向魏无羡,他却做不了什么。一个又一个的亲人相继离开自己,留下他一个人,扛着家主的重担。

“晚吟…我怎么舍得留你一个人呢”

这一晚上迷迷糊糊的,江澄也不知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记得梦中父母姐姐和魏无羡浑身鲜血,一点一点,离自己越来越远。而一只温暖的手,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背部,好像在告诉江澄,他不是一个人。

“蓝涣,你不在姑苏好好待着,又跑到云梦来做什么”江澄一睁眼就对上了蓝曦臣温文尔雅的一张脸。

“不是晚吟自己说的吗,让我别离开你”江澄这才意识到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连忙气急败坏地推开蓝曦臣“我…我没有,你别瞎说”

蓝曦臣不言,只是轻轻的笑着。

江澄沉默了一会儿,道“蓝涣,我离不开你,我想你能一直陪着我…”

“那我陪着晚吟就是了”

江澄也想蓝曦臣一直这样陪着自己,可堂堂蓝大宗主长期居于莲花坞不管族内事务早就备受世人诟病,而且二人在一起本就争议大,现在连清谈会都不自己安排了,要是传出去,不知道外面那些人还会怎么说。

蓝曦臣似乎是看穿了江澄的想法,伸手将他轻轻揽到自己怀里,咬着江澄耳朵道“跟我去云深不知处吧,在那里住半个月先,等清谈会过……”

“不行!”蓝曦臣还没说完,江澄便直接拒绝了“我要是走了,江家怎么办,莲花坞怎么办?”

“我会派人把要处理的事务送到云深不知处的”

“可是…”

“晚吟,不要担心了,一切我会安排妥当,你放心就好,而且你不是说了吗,不要留你一人,我既然说过要陪你,就一定会一直陪着,答应你的事情,我蓝曦臣一定会做到的”

江澄笑了,他这一生还从来没有看过有人这么真诚的对他说话。

“好,我跟你去姑苏,不过只是为了肚子里这两个小家伙而已,才…才不是我想要你在你身边”

“好好好,都听晚吟的”

待一切安排妥当后,江澄拔出三毒就要踏上去,却被蓝曦臣给拦住了。

“你干什么?”蓝曦臣没有回答,只是拦腰将江澄抱起就踏上朔月。

“蓝曦臣我自己会御剑!”

“可是,我从来没有带过晚吟一起御剑呢,就这一次,好吗?”


怎么办,咱们下次写车吧(划掉)



舅舅超帅啊!
可惜是个受呢
这个朔月我很满意啊啊啊啊

笑场了吧
甜死我了妈的

真令人头冷


澄澄怀孕啦~

真是让大家久等了,文笔渣,莫嫌弃,ooc预警

三毒圣手怀孕记[3]​

(3.1)

自从上次来过莲花坞后,蓝曦臣便在这里住下了​,蓝家事务就交给了蓝忘机 ,若是有重要的再送到莲花坞来。

“泽芜君真是好一个撒手掌柜啊”​江澄冲蓝曦臣挑了挑眉,玩笑似的说到。

“若是为了江宗主,当撒手掌柜也不赖呀”​

“油…油嘴滑舌”​江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钻进被窝盖过了整个头。蓝曦臣轻笑一声,隔着被子摸了摸下面的头,便走到案边翻阅起了江家事务。

不得不说,在被窝底下待久了真的闷得不行​,江澄还是把头探了出来。蓝曦臣不让他下床,江澄也懒得走动,索性又继续盯着蓝曦臣出神,不知怎的,呆呆的睡着了。

良久,蓝曦臣站起了身,来到床边。江澄对外人总是摆出一副凌厉的样子,​只有当睡着的时候,才展示出自己俊美清秀的脸庞。

许是因为风的原因,几稍发丝懒懒的垂落在脸旁,蓝曦臣伸手轻轻将发丝撩了上去。

“蓝涣,别闹”

蓝曦臣先是一惊,随后又轻轻的笑了起来,心道“果然,还是睡着的时候可爱”

(3.2)

吃了大夫开的药后,江澄的孕吐没这么严重了,胃口也逐渐恢复到从前。

“多吃点,都瘦了”蓝曦臣一筷子接一筷子的向江澄碗里夹了许多。而江澄却只是盯着一大碗的食物,愣愣的发呆。

“晚吟?晚吟?”

江澄终于被蓝曦臣从自己的世界拉了出来“啊,怎么了?有事吗”

“这话应该是我问晚吟啊”江澄狠狠的瞟了他一眼“闭嘴,吃饭”

蓝曦臣笑了笑,便低头吃起了饭。

江澄果然还是忍不住了“蓝涣,你…能不能亲自做一顿饭”原来是因为上次蓝曦臣做了一大桌子,而江澄吃了一口便吐了,说实话,他觉得味道挺不错,可惜了,最后没吃成。

“晚吟何出此言”蓝曦臣笑眼都要眯成一条缝了“为何突然想吃我做的饭呢”

江澄“……”江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算了,吃饭”

奇怪的是,江澄这天一下午都没有看见蓝曦臣。蓝曦臣从不让江澄自己下床或者出门,连饭都是自己亲自端到卧室里来吃,但是每天下午来西城都会搀扶着江澄到屋外散步,无论多忙,都会赶来,可今天却不见了身影。

眼看快到晚饭的时间了,还是不见蓝曦臣的影子,江澄便自己起身要去吃饭。

“宗主,您怎么出来了,泽芜君不是让您,待在卧房里吗”

“哼,我不需要吃饭吗,泽芜君呢?他在哪?”

“宗主啊,您的饮食不上来都是由泽芜君送去吗,而且泽芜君,他在厨房。”

“厨房?”江澄眯了眯眼,并朝着厨房去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蓝曦臣尽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江澄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外静静的看着,不知不觉的,嘴角竟勾起了一抹笑容,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晚吟是何时来的?”蓝曦臣转过头,正看见江澄这一抹笑容,不得不承认,江澄笑起来,就如同严寒中的花开,当真是好看极了。

“没,没多久,刚来”他当然来了很久了,只不过不想承认而已。

“哦?是吗,那正好,就在这吃吧”

一盆一盆的菜端上了桌,都是云梦地方的特色菜“蓝涣,你怎么会做饭,做的还是云梦菜?”蓝曦臣笑道:“你猜啊”

“好你个蓝曦臣,都学会忽悠我了”蓝曦臣闻言,只是轻轻一笑,学着江澄中午的口气“吃饭”江澄瞪了他一眼“去去去”

“你怎么做个饭一下午都不见身影”江澄还是疑惑为什么一下午都没有见到蓝曦臣,做饭也不至于做一下午吧。

“去了趟姑苏,云深不知处的白菜有安神的效果,好让你静养啊。倒是晚吟,不听话,自己跑了出来,要怎么罚啊”

江澄听着,涨红了脸,连忙到“要不是你一下午都不出现,我可不会乱跑出来,而且我怀着身孕呢,你可别乱来”

蓝曦臣看着眼前无处可躲的小猫咪,笑了笑“我当然不会乱来了”他凑近江澄身边,吻上了江澄的唇。这突如其来的吻让江澄猝不及防,连忙挣扎的推开蓝曦臣,可奈何那蓝家人该死的臂力,再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澄觉得自己快窒息的时候,蓝曦臣才渐渐从自己的唇上移开。

“对于这个惩罚,江宗主可还满意?”



三毒圣手怀孕记

对不起,我文笔真的渣,莫嫌弃,ooc预警

三毒圣手怀孕记[2]

​这怀孕初期呢,最痛苦的就是孕吐。

江澄每次与门生​交谈至一半便会感到呕吐,早上起来便吐个不停,连饭都不敢多吃,因为几乎吃多少吐多少。

而蓝曦臣,如他所想,一天来三次莲花坞,嘘寒问暖,一次不少​。江澄也不知道怎回事,见到蓝曦臣就想吐,但江宗主死要面子活受罪,每次都憋着,直到蓝曦臣离开,然后在默默祈祷他下次别再来了。而蓝曦臣大概是因为奔波劳累,且每次待的时间也不长,便没有发现江澄的异常。

可纸终是包不住​火的

一日,蓝曦臣依惯例​来到莲花坞看望江澄,还提了一大袋食物,见到江澄便很开心的说到:“晚吟,我今日无事,能在这里陪着你了”

江澄:“……”​我他妈求你赶紧走吧!一见到这张春风满面的脸,又是心爱又是想吐,强忍吐意道:“难得你闲了,但我今日可不闲,你赶紧收拾一下,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江澄转身就要走​,蓝曦臣又一把把他给抓住了“晚吟,你还有着身孕呢,这些事就让我来帮你吧。而且这快到饭点了,不如今日我亲自做给你吃,如何?”

江澄现在只想赶紧摆脱​蓝曦臣,赶紧答了便离了去。冲到茅房吐了个干净,好不容易舒服一点了,可是又想到蓝曦臣可能要留在这里一整天又干呕起来,抱怨道:“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

当江澄到饭桌边时,蓝曦臣已经做好了一大桌子的菜,想不到他们姑苏人也会做口味这么这么重食物?

“晚吟,尝尝”蓝曦臣夹了一筷子到江澄的碗里,看着江澄夹起到塞到嘴中,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江澄吃了一口,立马捂着嘴跑了,被落下的蓝曦臣“……”

快乐都是别人的,而我什么都没有,我还特地跟云梦这边的厨子学了半个月的云梦菜,只是怕江澄现在还有身孕,不能吃太过重口的,就淡了一点,难道淡一点,就变得难吃了吗?想着想着自己也夹了一口,这味道对姑苏人来说确实是重了些,唉,出师不利啊……

“是不好吃吗?那吩咐厨子重新做吧”蓝曦臣此刻在怀疑人生。

吐完回来的江澄决定直接坦白了:“不难吃,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你就想吐”

蓝曦臣???我堂堂世家公子榜第一的脸,居然有人看见了,不爱还想吐的,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也不只是看见你的时候想吐,有时候也会想吐的,只不过看见你就更想吐了”

蓝曦臣此刻已经快石化了“……那我们请大夫来看看,好不好?”

江澄平日里是很少看大夫的,生病了咋办,等它自己痊愈,太严重了再叫大夫,此番有孕在身,胎儿为重,就应下了。

大夫把过脉后配了一个方子,对蓝曦臣道:“孕期呕吐是正常现象,不过要恭喜泽芜君,江宗主呕吐现象如此严重,正因为怀的是双生子,且胎像不稳,需静养”

江澄霎时瞪大了眼睛“你这话是认真的?”他可以说是整个人都愣住了,一瞬间不知道有多少想法奔过大脑,怀了两个?

蓝曦臣送走了大夫,又转身走向发愣的江澄,一个拦腰抱起江澄才反应过来,连忙喊到“蓝曦臣!你他妈干什么?快放我下来!不然我打断你的腿”蓝曦臣不语,任江澄在怀里挣扎,一路将他抱回了卧房,放在床上,盖上被子,才缓缓道:“晚吟,你好好歇着,事物就让我来帮你处理”

刚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晚吟若是想打断我的腿,现在怕是没力气哦”江澄气的手上的紫电都啪嗒了两下,可蓝曦臣居然笑了笑,流转的紫光顿时又暗淡了下去,忽然又想起,自己不就是想借怀孕这个机会休息吗,便对蓝曦臣也露出一笑:“有本事你就试试啊,看我有没有力气”

“晚吟何时也学会调侃我了?饿了吧,刚才那一大桌子你就吃了一口,我去吩咐厨子做点面给你”

江澄坐在床榻上,目光却全部集中在案上,蓝曦臣低着头,全神贯注。阳光慵慵散散打在他身上,映得侧脸,格外好看。眸底去了平日的温柔,尽是严肃。

江澄多想永远盯着这张脸庞,像现在这样,一刻也不离开。

是夜,蓝曦臣轻轻躺到床上,生怕惊醒了江澄,之前竟是没有发觉,江澄何时这样瘦了?曾经的江澄,他若是抱着是刚刚好的,现在却是一只手就可以环在怀中。

蓝曦臣轻轻吻了吻江澄的脸庞,心中又是心疼又是愧疚。看着眼前熟睡的爱人,他凑近耳边,低语道:“晚吟,对不起啊,让你受苦了,还没照顾好你,今后我就留在莲花坞,寸步不离的照顾你”

月光映照下的莲花坞,有些清冷,正值盛夏莲花盛开的季节,池内朵朵清白,一点也不输那金鳞台的金星雪浪。景是如此,人亦是如此。


三毒圣手怀孕记

新坑,可能填不完

文笔渣,莫要嫌弃​,各位赏脸看一看,给个评论给个赞。

三毒圣手怀孕记[1]​

​“宗主,您这是,有喜了”

???

​原来江澄近日总感觉心不在焉,整日昏沉沉的,就连食欲都有些下降,动不动就想吐,叫来大夫一诊,竟是有身孕了。

“岂有此理!我堂堂三毒圣手八尺男儿居然​怀孕了!难道要我挺着个大肚子去参加清谈会吗?这该死的蓝曦臣,老子就不该被他骗了!”江澄一边自言自语道,一边又转了转紫电,心道等蓝曦臣来了,一定要打死他。

冷静冷静转念一想​,怀孕这么大的事情总不能自个儿憋着到肚子大了自己等别人看出来吧,那他妈要告诉谁呢?

蓝曦臣?要是他知道自己有身孕的话,一天来三次莲花坞都算少了,何况他有自己的事物要处理,总不能让他天天往莲花坞跑吧​。金凌?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啊,何况他刚接任金家不久,地位还没稳固,不能这样浪费他的时间。那还能告诉谁呢?魏无羡?不行不行不行,这个狗怂肯定会嘲笑死自己的。那他妈到底该告诉谁啊!难不成还是得告诉蓝曦臣吗?又在心里道了10遍不能后,江澄觉得自己现在一个头有三个大。

正盯着一张单子和一堆药发呆呢​,耳边却响起了那熟悉的声音

“晚吟,晚吟?”​

“卧槽?蓝涣你什么时候来的”​江澄赶忙把手上的纸收起来,可是这一切动作已经尽收蓝曦臣眼底。

“我已经在这里很久了,只是晚吟不知在想什么,竟想的出神了,久久不理我”​

……看来他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江澄了一口气。

“晚吟方才一直拿着一张纸,不知内容可否让我一观?”​

“不行”​是的,坚决不行,绝对不行!

“为何?”​言罢,蓝曦臣轻轻的笑了笑 ,如春风一般,如此的温柔,令人沉醉至此,无法自拔。每当看见这个笑容,他好像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和姐姐,这也是他当初选择不顾外界争议与蓝曦臣在一起的原因之一,他盯着这微微弯曲的眉眼,似乎又回到了年少之时,少年意气,无忧无虑…

“晚吟若要不愿,那就罢了”

“不,蓝涣,我…我怀孕了”瞬间,相顾无言,只是对视着,仿佛一切都停止了,风吹,叶落,都为他们而静止着。

忽的,一双温暖的大手环上了背部,将自己轻轻揽入怀里。

“晚吟,晚吟,晚吟……”江澄就这样任蓝曦臣抱着自己,听着他一遍一遍的呼唤自己的名字。那一瞬间,好像所有的烦恼与焦虑都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确实,已经很累很累了。自打家门被灭,自己便扛上了家族的重任,十多余年,江澄几乎没有一天是好好歇息的,就连病了,都是自己扛着撑着,继续打理家族事务。和蓝曦臣,才偶尔得一二闲暇,既然如此,那就借怀孕的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休息。


Cp问答调查[1]

欢迎各位道友收看今天的节目,本节目由鬼市之主血雨探花赞助播出,我是及才华与貌美为一体的主持人花花

今天的节目将为大家揭开五对cp那些你不知道的秘密

“第一个问题,您的姓名是?”

“我,魏婴,字无羡,含光君嘛~蓝湛蓝忘机”

蓝忘机:嗯

“江澄,字晚吟”

“没了?”“没了”(蓝曦臣也想晚吟像魏公子一样把自己也介绍了。涣涣心里委屈,但是涣涣不说)“蓝涣,字曦臣”

“我薛大爷的名号居然有人不知道?还有我旁边这位,清风明月晓星尘,居然也有人不知道?”

“阿洋,你坐下,收起尸毒粉,别吓到主持了”此时奋力憋笑的清风明月

“看在道长的份上,我就先不计较了,记住,老子叫薛日天”

瑟瑟发抖的主持人花花小姐“好勒,薛大爷你且先坐下,莫得激动”

“哎呀,我叫师青玄,我身边这位是黑水沉舟贺玄,不对,是明兄,不不不还是贺兄吧。然后那边那位,是太子殿下谢怜,剩下的那一位,呃……血雨探花您自己说,请不要这样看着我”

来自花城同学的假笑凝视ing

“哥哥是我的,应该我介绍”

“是是是您说的对”

“哥哥是神,是唯一的神,我叫花城,红红儿,无名,三郎”

“噗,三郎你说一个名字就够了,不用这么多,大家记不住的”

“好的,那我们第二个问题,敢问各位年龄”

“我也不知道莫玄羽多大了,二哥哥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啊啊魏婴问我问题我居然答不出来,回去以后要好好了解下了。蓝曦臣视角)

“我37,晚吟35,忘机和魏公子都是与晚吟一样的”

“我27,至于道长,不知道”

好不容易停止憋笑的清风明月“咳咳,我也不知道”

……

“那么请问这边四位你们的年龄是”

沉默的天官众人……

“八百多吧”

“咳咳,好吧,这里都是活了上百岁的老大爷了,那我们就进入下一个问题,呃……你们的性别是”

“你他妈不会自己看啊,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你薛大爷,剩余那九位,都和你薛大爷一样,男的!男的!”

“那什么,薛大爷,您还是先把尸毒粉收起来,您看那边那位,一直在男女中变化,我实在分不清啊”

此时的风师娘娘……“啊,哈哈哈哈我是男的男的”

再也憋不住笑的清风明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道长您没事吧?

“第四个问题,您认为您的性格怎么样”

“我啊,也就整天耍耍嘴皮子,和二哥哥讨个欢”

“如你所见”(我可是个大好男人,我呸,肾好。读弟机视角)

“我也就挑剔点”三个相亲的女修:那他妈叫一点?

“我的性格啊,总之是晚吟喜欢的就对了”此时江宗主被那深情款款的眼神吓到了……

“切,我十恶不赦,但是给颗糖你就能收买我哦”

“我性格如何,这,不如问问子琛”

!!!“道长,你不爱我了,为什么要问他?”台下突然被点到的宋子琛道长“……妈的,薛洋你给我等着”

“道长的性格就是爱笑啊,爱乐于助人啊”

“那个,大爷,这个问题你回答太早了”

“老子爱咋样咋样”

“是是是您说的对”

“我嘛,就是大方慷慨,贺兄被我败的已经不知道欠了血雨探花多少钱了”

“哼哼”来自黑水沉舟的冷笑“你知道就好,性格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我也拒绝”来自血雨探花的附和

“你这个年轻人怎么笑的还是这么假”来自台下的国师。

“额,师父,三郎他就是这样,你不要介意,既然三郎不愿意说,就别说了,我的性格就是爱收破烂”

……

“好的,那我们第五个问题,您认为对方的性格怎么样”听到这个问题时,薛大爷的脸都黑了,默默又抓出了尸毒粉,虽然又被道长一把拉了回去。

“蓝湛性格很好啊,也就是高冷了点吧”

“魏婴,挺活泼的,我很喜欢”魏无羡蓝曦臣:卧槽好欣慰,这是他今晚说过字最多的一句话了。

“蓝曦臣他对人很好,也很照顾我和金凌,我冲他发脾气,他都不会说什么”

“晚吟也很好,虽然有点暴躁,不过我就是喜欢他那个样子”

wrnm秀够了没有?

“阿洋就是一颗糖就能收买的小孩子”

“谁说一颗糖能收买我的?”您上面自己说的“分明是道长才能收买我,道长的性格我刚才说了”

“好的,我知道您说了”

“贺兄虽然看起来冰冰冷冷的,实际上他待人很好的”此时的黑水沉舟很开心很想笑,可是我不能毁掉我高冷的人设,不能笑。

“青玄性格很开郎,很活泼”

“三郎他虽然笑的假了点,但是他为人真的很善良啊”三十三位神官:放你妈的狗屁,什么仇什么怨。风信慕情:果然是鬼迷了心窍。

“殿下是最好的”

“三郎你也是”

快吃饱了的花花“好的,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请问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

“我和蓝湛,师妹和大哥,我们都是求学那一年相遇的”

“你要死啊,魏无羡,谁他妈是你师妹,你信不信我叫金凌带着仙子来”

“别别别,我错了”

蓝忘机和蓝曦臣一个一脸高冷一个春风吟吟溺爱的盯着自家媳妇儿打闹……

“我杀常家五十口那一年”答到这里这两位突然就不笑了…

“哈哈哈哈哈我和贺兄几百年前就相遇了,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不,你是我媳妇儿”

“我和三郎,是八百多年前的上元节”

“是啊,那天我本来想跳楼,结果被哥哥接到了”

……

“那么你们是在哪里遇见对方的”

“都在云深不知处啊”

“道长是在哪抓到我的,就是哪里相遇的”二位的神情依旧严肃

风师娘娘和黑水沉舟对视一眼发现事情不简单

“我也不知道是在哪里相遇的”

“我和三郎是在神武大道,惊鸿一瞥,百世沦陷”

“咳咳好的我吃饱了,那我们下一个问题,对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第一印象吗,我当时觉得蓝湛这人很死板”立马接收到蓝忘机的死亡凝视……

“冥顽不灵”……

“他咋这么能笑呢”

“晚吟很可爱”

?你居然要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三毒圣手,靠,紫电漏电了。

“不就是假正义”

“……恶劣至极”

“我对贺兄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没什么印象”

“什么?你居然对我没印象,啊,我的心好痛”

“我对三郎的第一印象,就是觉得这个孩子很可怜”

“我见到哥哥第一眼就爱上了”

此时脸红的太子殿下“好了,三郎,别说了”

“看来太子殿下脸皮是真的薄,那我们下一个问题,喜欢对方哪一点?”

“蓝湛啊,他可以为了我破禁,义无反顾”

“嗯,我都喜欢”然后两人又深情款款的对视,被这一幕恶心到的三毒圣手“金凌,放仙子!”

“蓝曦臣,他待我很好,满足我所有的要求,还会充当我的出气罐”

“我就是喜欢晚吟的无理取闹”

您二位大宗主说出这样的话不害臊吗?

“只要是道长,我都喜欢”此时台下的另一位道长……

“阿洋的一切我也都喜欢”

两人终于没有刚才的严肃神情了,且纷纷露出了一抹笑容。

“我就是喜欢贺兄的口是心非”

“我哪里口是心非了,怎么把我说的跟个女人似的?我喜欢他的性格”

“三郎怎样我都喜欢”

“哥哥怎样我也都喜欢”

您二位够了没?

“好的,下一个问题,讨厌对方哪一点?”

在相互凝视后都表示没有,被一口狗粮呛死的主持花花:好的,那我们进入广告,广告回来我们继续问答。